[第72期专访]中山大学颜光美: M1溶瘤病毒可跨越血脑屏障且对胶质瘤干细胞杀伤高度敏感 争取明年临床试验

发布人:中山医学院 发布日期:2017-10-07

8月26日,由广东省抗癌协会神经肿瘤专业委员会等主办、广东三九脑科医院承办的2017年广东省神经肿瘤年会召开,(日程详见[最新日程]2017年广东省神经肿瘤年会 | 8月25-26日 广州

 

中山大学颜光美教授在本次大会上做学术报告《新型溶瘤病毒M1的抗胶质瘤作用》,首次披露了M1在胶质瘤治疗中的应用前景。演讲结束之后,颜光美教授接受了《神外前沿》的专访。

 

访谈要点

神外前沿:目前您进行的溶瘤病毒研究从对胶质瘤的研究起步,但最后发现对一些体部肿瘤更具敏感性,那么现在回头看来,溶瘤病毒疗法对胶质瘤的治疗还有没有价值?

颜光美:有很大的价值。十年前2007年开始做溶瘤病毒研究的时候,我们只专注于做胶质瘤的研究,当时我们所在的单位就叫神经科学中心。神经科学最重要的几种研究中,有一个很大的方向是神经保护,我们专注于神经元的研究,后来又发现胶质细胞也很重要,就开始做胶质细胞的研究,而胶质细胞是可以发生恶性胶质瘤的,所以我们就做了恶性胶质瘤的研究。

 

在研究过程当中,我们第一次发现了M1溶瘤病毒的作用,能够杀灭大鼠的恶性胶质瘤细胞。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,发现也能杀灭人类的恶性胶质瘤细胞,再后来又扩大筛选谱去看,发现可以杀灭人类身上的十几种癌细胞,而且这种杀灭是有选择性的,包括肝癌,膀胱癌,肠癌,鼻咽癌,乳腺癌等,这些恶性肿瘤比恶性胶质瘤还要更敏感。

 

恶性胶质瘤在这十几种肿瘤的敏感性中处于中度敏感的状态,但非常有价值的是,M1溶瘤病毒能够非常容易地通过血脑屏障,因为M1溶瘤病毒本质上是一个亲神经的病毒。另外一个优点是M1溶瘤病毒对胶质瘤的干细胞的杀伤是特别敏感的,完全达到高敏感的状态。

 

胶质瘤治疗上最大一个难点就是很容易复发,可以说复发是致命性因素。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复发和胶质瘤的干细胞有很大的关系。所以现在发现M1溶瘤病毒溶瘤病毒对胶质瘤的干细胞有特别好的敏感性,这是令人兴奋的。

 

神外前沿:现在还是实验室中的细胞实验状态下的结论?

颜光美:对,所以现在还需要进一步的实验,今天(2017年8月25日的广东省神经外科年会,编者注)是我第一次就M1溶瘤病毒病毒对胶质瘤作用做的报告。我们有一个论文应该很快就会在美国一个权威的杂志上发表了。

 

神外前沿:M1溶瘤病毒对胶质瘤干细胞的作用,在动物实验上做了吗?

颜光美:动物实验上没做。

 

神外前沿:穿越血脑屏障已经做了动物试验?

颜光美:对,这个做过很多,而且可以通过静脉注射穿越血脑屏障。胶质瘤有一个特点,就是一般情况下是局限在颅内里面不转移的。尽管过去20年胶质瘤的治疗进展缓慢,但胶质瘤本身这种特点,我还是有点理由相信,如果随着溶瘤病毒研究在临床实验上有效的话,胶质瘤的治疗有可能出现比较重要的变化。

 

神外前沿:大家比较关注M1溶瘤病毒什么时候能够进入人体的临床实验阶段?

颜光美:我们现在已经解决了整个产业化过程中那些重要的技术关键,比如溶瘤病毒的大规模发酵制造,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,而且是合格的病毒。

 

另外是溶瘤病毒的分离纯化,这是整个溶瘤病毒生产中间最核心的技术,我们也已经完全突破了,而且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工艺解决的。现在我们M1溶瘤病毒的回收率和活性的保持,都在下一步的文献报道中,我们是非常欣喜的。

 

还有一个技术关键,要做成一个比较方便给药的剂型,那么我们把冰冻干燥制剂,就是冷冻干燥注射的粉针,我们已经完全解决了。

 

所以,整体上的技术开发的关键技术,已经完全解决了,我们现在争取的时间点就是希望在2018年,也就是在明年年底以前能够申报临床实验。

 

一旦获得临床批件的话,因为中国病例资源的丰富程度,加上M1溶瘤病毒治疗的广普性,再加上我们已经有了分子标注,在此基础上我们就可以进行个体化诊断和精准治疗,这是M1溶瘤病毒一个非常大的优点。另外,我们的给药方式是冻干粉静脉注射的,这是运输储存注射上最方便的这种剂型。

 

神外前沿:这是免疫治疗还是药品?

颜光美:我们做的是生物药,是一类生物制品。

 

神外前沿:精准治疗是根据分子病理?

颜光美:对,根据分子标志物。我们是做一个免疫组化看表达量的高低,不管是不是突变了,因为标志物的表达量的高低将对疗效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

神外前沿:对病人来说,这个检测成本很大吗?

颜光美:不大,就是个伴随诊断,现在伴随诊断现在做的最好的是乳腺癌的赫赛汀的伴随诊断。

 

神外前沿:您预期哪些类型的胶质瘤,会有比较好的效果?

颜光美:现在胶质瘤上我们没有做过百分比,但是用我们的诊断方法进行筛查的1600多例临床病例中,我们这个生物标志物在50-70%的肝癌,61%的膀胱癌,52%的结直肠癌,70%左右的乳腺癌,72%到77%之间的鼻咽癌上,是适合使用M1溶瘤病毒去治疗的。

 

神外前沿:能够穿越血脑屏障的药像替莫唑胺之类的,只是治疗颅内的肿瘤,体部的就治疗不了了,为什么M1溶瘤病毒既能穿越血脑屏障,也能治疗体部的肿瘤呢?或者说能治疗体部的药物,在脑部还有没有效果?

颜光美:这个没有必然联系,一般情况下说穿越血脑屏障的药物要有很好的脂溶性。M1溶瘤病毒是活的,是真正的生物药,会通过细胞里面主动穿过去。

 

神外前沿:您说的希望明年年底前申请的临床试验,包括胶质瘤这个疾病吗?

颜光美:包括,因为我们做了一些胶质瘤的病理标本去看,其标志物也是符合我们要求的,所以这是一个机会,而且我们今年发现越高级别的胶质瘤使用M1溶瘤病毒治疗的理由很更充足。

 

神外前沿:效果可能会更好?

颜光美:只能说可能和提示有这种机会,因为我们才刚刚做动物实验。

 

神外前沿:现在这个你接触临床的胶质瘤医生,他对这个药有什么疑问或者希望吗?

颜光美:医生很急切的盼望有一些新的治疗手段,因为胶质瘤太束手无策了。

 

神外前沿:免疫治疗胶质瘤大家很看好,现在您做的M1溶瘤病毒和CAR-T等本质上有什么区别没有?

颜光美:有很大的区别,溶瘤病毒疗法既包括免疫疗法,可以激活体内的免疫反应,同时溶瘤病毒也等于是基因治疗,可以带进去外面的基因,就像CAR-T一样,同时溶瘤病毒还是一个活的东西。

 

现在知道的那些靶向分子和以前的细胞毒性的小分子,它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药是死的,而肿瘤是活的,而且是高度活跃和多变的。所以用不变去应变,其前景一定不是光明的。

 

溶瘤病毒本身是个活的东西,也在变,会变的慢慢适应肿瘤细胞,还可以追杀它们。

 

所以我觉得区别就在这里,溶瘤病毒包括了基因治疗、免疫治疗、和靶向治疗的特点,而且溶瘤病毒是高度靶向,所以我觉得未来应该有一些希望。